Latest Entries »

Hello world!

This is my first post in wordpress. Still wondering why MS stopped Live Space….

廣告

了解什么叫Great minds think alike了……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g0MzUzMjQ=/v.swf

恒—源—祥!十年前开创了中国广告界三遍连播的创意先河,打破了多年来中国广告界事不过三的传统

我们从一开始狂拍电视机的傻冒表现到现如今的坦然接受(被QJ久了自然而然就习惯了)。 何况连续数年的“今年过节不收礼”等一系列脑残创意锤炼出国人钢铁般的意志,我们自以为已然百毒不侵——被女人“挺”过,被“妇炎洁”洗过,被“谁用谁知道”忽悠过,被“你好我也好”YY过,被姚明“还我可乐”汗过…… 我们真的很坚强了,可是就是在昨天晚上,我在朦胧睡意下意淫自己人生,播放器突然禁止的画面,让我错以为时间定格,聆听全篇之后,我彻底的睡不着了!!

从虎听到羊……Vista卡机?秀逗?我冒着寒意敲打鼠标,画面依旧静止……画面陆续蹦出羊、猴、鸡……上帝! 中毒了?我浆糊的脑袋一片空白,最后一声嚎叫——猪!猪!!猪!!!之后,我怒了,你不仅在污染我的视觉听觉,还在LJ我的智商!抓狂了,寻找鼠标准备格式化……画面突然正常了,东方卫视?!……刚才是场噩梦吗?一夜无眠……

我彻底的无语了,您的创意代谢产物屎无前例,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叫做返璞归真!什么叫做锲而不舍!您继往开来,继十年前牛X三下后暴力升级,给我们带来最彪悍最极端的视听猛感!!激情的建议,下次创意直接用水浒人物吧~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呼保义宋江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玉麒麟卢俊义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智多星吴用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入云龙公孙胜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大刀关胜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豹子头林冲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霹雳火秦明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双鞭呼延灼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小李广花荣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小旋风柴进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扑天雕李应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美髯公朱仝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花和尚鲁智深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行者武松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没羽箭张清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双枪将董平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金枪手徐宁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青面兽杨志
恒源祥,北京奥运会赞助商,神行太保戴宗
…TBC

新陳代謝,嬌生冠養

陳先生的作品橫掃HK報紙版面兩周了,知名度遠勝曾特首,leak再多照片也都已經審美疲勞。發現有兩個火星對聯挺有意思,quote一下
—————
vol. 1
上联:冠希艳照辞旧岁
下联:霆锋绿帽迎新春
横批:新陈代谢
vol. 2
上联:白天好傻好天眞
下联:晚上很黄很暴力
横批:娇生冠养
 
^_^

Kian Egan & I ^_^

  http://www.myheritagefiles.com/video/J/28/c56r27_2705010ddfc8740xi74p27

Kian John Francis EGAN (born April 29) is one of four (previously five) members of Irish boy band Westlife.

Kevin Xiao WEI (born July 8) is one of eight (previously four) members of HKUST students society BBQ.

人生琐事

学会怎么活

活中体会爱

爱引导学习

习得如何爱

爱上过生活

活着去领悟

 

My homework, 看过就成,不必签收

22

 

从未名政变到三角地的倒塌

离开北京两个月了,一直没有上过未名BBS,似乎领导们对未名很忌惮,我可以访问北大所有的公共网络资源,就是不能打开BBS。刚才有同学告诉我,三角地张贴版拆了,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虽然我在学校时从来没行使过我张贴的权力(很多校外的小贩代为行使了……),但是号称思想自由的北大,竟然把自己最后一块自由牌坊给拆了,让人对决策者的智商很是怀疑,他们是被派来捣乱的吧?转载未名三角地版的一篇文章,他说了很多我想说但是组织不出语言的话。

—-以下为转载—-

2007年10月31日,北大未名bbs在某一瞬间出现了同一个官方通知占领十大的"奇观",一天之后,或许是要一遂水车们的心愿,北大校方决定拆除北大三角地的张贴栏,竖起电子屏幕。这意味着,现实中的三角地将转变成真正的官方通告发布栏了–至少是官方一手控制的通告发布栏。从今往后,三角地将成为我们接受号令统一思想统一步伐一二三四共同奔向世界一流的阵地。只是我们将沦为纯粹的被号令者,只是我们将彻底的丧失发言权,即使仅仅是名义上的发言权。

是的,我们被剥夺了可能的发言的权利,三角地被拆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不特定个人和群体在此发布信息的自由被剥夺了。几十年来,在远离沙滩红楼的日子里,三角地在某种意义上承载起了我们对那个久远的年代和另一个并不太久远的年代的记忆,也许那些年代中的人们所选择的道路在今天并不被我们所认可,但是他们所代表的这个学校所曾经拥有的精神,在这个琐屑平庸的年代里还是偶尔会被一些人想起而令一些人神往不已。但是,从今天开始,这座丰碑将永久的成为历史了。

而这个事件所传达出来的更大的信号在于,北大校方连这一缕最后的遮羞布也不要了,虽然一直以来这个地方就没有什么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但至少那些领导在某些场合还会标榜我们有这样的传统。现在,当那些高贵的当权者连这点遮羞布也扯开,赤条条的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这意味着他们连最后的一点羞耻感也丧失了。而对我们而言,漠然的接受这一现实,意味着我们连呐喊一声的勇气都已被消磨殆尽了,我们甚至失去了对自由的向往,我们甚至忘记了还有自由这一词汇。

也许有人会不屑一顾,不就是拆个三角地么?该记住的总会有人记住,不该记住的总会被遗忘。不就是没有自由么?这个世道不就是一直如此的么?你新新新新新来的吧!!但事实真的如此嘛?虽然走的艰难,但是我们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状况毕竟是在一点点改善之中的,一些观念从过去的不能说,到私下可以说,到公共场合可以说,再到官方文件中被提出,观念的正当化毕竟代表着一种进步。17大报告之所以令人振奋,并不在于这里面所提出的措施将有多少会在5年内被付诸实施,而是这里面出现了诸多以往被视为禁忌的提法,这意味着我们的言论空间我们所能合法触及的观念总量被扩展了。虽然有些许被施舍的意味,但是不能否认这背后隐藏着许多人不懈的努力和奋争。

只是这些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奋争里有和会有多少我们的影子?在北大,在这个曾经有过自由精神的地方,我们的境况却一天天在恶化中,而我们也越来越习惯了被剥夺自由的境况。从服务器被夺、删文权的拱手相让到某个站点的离去,从虚拟的三角地的关键词到现实中的三角地的张贴栏,我们就像温水中的青蛙,一点点的被逐渐升高的水温突破忍耐的极限,最终在沉默中被烤熟。

在一个威权结构中,最残忍最冷酷的往往不是那些居于高位的领导人,而是那些积极效命的狗腿子,那些人对与其境况相似的人的残酷往往是连他们自己的领导人看来也是触目惊心的,无数的历史经验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这也是我们身边的某些生活经验的写照。

而在一个有着深重的专制传统的社会中,走向自由最大困难并不在于来自政治上的压迫,而在于那些长久生活在专制统治之下的人们缺乏去追求自由、去担当责任的公民品质,当我们习惯了整天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当我们习惯了通过嘲讽他人的理想和认真以获得自以为是的过来人的乐趣和优越感的时候,这就是我们所能配享的待遇。

未名服务器被抢了,糊涂倒了,三角地被拆了,下一步被拆的会是什么呢?或许已经没有什么可拆的了。

王朔把我骂了

    前段时间看了《梦想照进现实》,王朔先生作的剧本,该片除了秉承老徐的细腻风格外,男主角的语言通篇都是王朔式的黑色幽默。整部电影中除了少量的吃饭、喝酒等情节变换外,基本上都是男、女主角的对话。基本全靠对白推动情节发展,说白了,就是从头到尾一顿瞎侃。
    其中那个老男人对当代年轻人有这么一句评论:我说没有当代年轻人,只有痛苦的人,绝望的人,愤起与自己叫劲的人,反转儿上狠了往哪边拧都不脱扣的人,沾沾自喜——小资就是这种,刚到一大楼里被录取为碎催,俩月挣个车轱辘钱够上街买点假名牌盗版敌敌畏,知道点儿人名,就美了。小还滋事。
    我自问不是小资(不是不想,是不够格),但完全被套在这个模子里。现在还在上学,就拿我实习的时候来说吧,在建行总行的大楼里就是当一碎催(碎催:被别人指使着催着地干这干那,都是些碎碎叨叨的小事——王朔注),打字影印文档编程一个不落全得一手包办,俩月挣的钱能凑合买个非名车的车轱辘;上街假名牌倒不至于,但净逛打折的地儿;看电影基本靠P2P,连盗版敌敌畏(DVD)的钱都省了;人名知道的不少,满口“某家某先生曾曰”,心里确实还挺美;不时捉弄人挑拨离间兼暗骂老师——小还滋事。全齐了。
    你自己想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王朔应该也把你骂了。

不能总装孙子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低调是良策,但事事低调绝对是失策。有时候就得大开大合,就得疯疯癫癫,就得像廖一梅说的: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惭形秽,一切无知的鸟兽因为不能说出你的名字而绝望万分。一切路口的警察亮起绿灯让你顺利通过,一切正确的指南针向我标示你存在的方向。
    我再见你时,不是青苔,也不是浮萍,是一片金橘。蜡烛照亮一塔湖图,博雅塔下躲流星雨,临湖轩后割康乃馨,迎着彩霞徜徉未名水,你只说过想要一把铜镜,结果低头时得到了一池黄金。

国关美女@PKU

    刚看到很久以前未名BBS的SIS版的一个帖子,看完还是颇有很感触。虽然时光流逝,有了很多变化,但是不变的是我们共有的identity.

    国关出美女,似乎已成惯例,还记得第一次到国关楼时,每进来一个女生,就听到有人不断惊呼:“又是一个美女啊!”国关的美女们打扮时尚,又不乏那种人淡如菊的古典气质,一个个都是多才多艺,活跃在北大的各个领域。想起红楼梦中描述妙玉的判词“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这句话形容北大国关美女们也不为过吧。

    真的不是我们自负,但是这种傲气还是存于内心,流露于气质的:北大人代表着的是一种精神,北大人的身上有一种其他人无法破解的特性,那是种“眼底未明水,胸中黄河月”心系天下的豪情壮志,那是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定从容的高贵气质。未名湖的柔波浸润出的,图书馆的书香氤氲出的一届届北大国关美女们永远是这幅一塔湖图中最美的风景。

那一天耳边嗓音珠玉相击头顶蓝天无忧无虑。那一天花光照人裙裾飘香前程锦绣难掩笑意。那一天我听见身后四年没怎么说过话的同班男生惊叹四年过去这些小丫头居然就这样长大成人,再回首便是美人如玉。相机喀嚓一声从此后各奔东西。再见了国政美女。

报到那天,去昌平不算打击,在班主任办公室外面看着一堆漂亮姑娘进进出出,从黯然神伤直看到咬牙切齿,你们都长成这样了怎么还能上北大呢我。到大家班会上自我介绍才发现什么钢琴十级花样滑冰二胡舞蹈主持一抓两大把。那天晚上说实话我睡得不太踏实也许枕头还湿了一片。

经过时间冲刷的故事就是传奇。反讽与否,早知道国政美女有全国学联主席也有全国前五富。不过江湖传说毕竟不敌现世英雄,中秋时候燕园本系来人慰问,一个现代舞一个民族舞看得新生本土美女们立马灰飞烟灭,哇我们以后也能进舞蹈团合唱团民乐团管乐团么。我们以后也能象师姐这样笑靥如花腰肢如柳面如满月眼如钩么。在那一个春日里我遇见了盛开的她,洋溢着眩目的光华一幅美丽图画,我们能是画中人么。

我知道的上头的,只说三届以内,四头善舞美女,三届舞蹈团长,一南国一西域一不祥一北国。一个来自孔雀的故乡跳孔雀舞,眉眼如漆,师生恋轰轰烈烈还被党委副书记搬砖头监视人家跳舞的身手敏捷跳窗而出,后来成了胖孔雀上了研辞了舞蹈团长,课余教成教英语,教完了学生哭着要她回去。接她班的据说有胡人血统也是山水盈盈一曲《心泉》红绡不知数,一次跟一群鬼子交流活动,她身着淡粉喇叭袖纱衣舞姿曼妙神情倨傲全场绝倒。眼波流转定让你心神纷乱手心出汗,那样的身姿样份,台上有她一个,其他人全是舞台布景。前男友本是同学,后来毕业去了英国读书,再后来有人见她坐大奔进出校园,再后来保研后退学不知所踪众说纷纭,一说是在南美。也许是美国南部也未必。再后来的团长就比我小了,所知不多,也是偶然看见她们班毕业照,她独自人群中丰神俊朗如秋月般明媚。我们也有个善舞美女,曾经连续n天到处借桶装那每天99朵的玫瑰。最后放弃保研去了CCTV做财经新闻,两年前她跟我喝酒时说“我不想成为他们眼中应该成为的那个样子”。另有个非专业善舞美女嫁了在北大留学的新加坡首富之子提前一年毕业远走他乡丢下身后一时哗然。

能歌美女也多。一个唱快乐的牧羊人出名是合唱团元老,那么小巧的身子那么厚的声音,模样玲珑可人,去了新加坡读书。主持美女也有,全国大学生主持一等奖学校记者团团长清秀端庄高个子据说篮球还打得不错。大概也是留了两年学去了新加坡。另一个主持美女,上海姑娘,英语说得漂亮,样子也颇有些英国淑女的味道,还记得她着橙色礼服主持晚会。去英国读完书回国效力政府。还有善拉二胡的,俊秀聪明,本科时是民乐团副团长,乐评也写得漂亮,带我去买过盗版。

我们那时候国政和中文一楼道。国政这边整天热火朝天考研出国,中文那边莺歌燕舞烟雾缭绕享受生活。中文的开口就是“你们国政美女如何如何……”。在前辈的阴影下,我们的土鳖美女继续成长。那天想起来把毕业照翻出来看,最漂亮的两个,一个皮肤微黑,大眼睛,欧洲轮廓,少说有六九高,正应了莎士比亚“My mistress is nothing like thesun”。现在大概在美国专业排名第一的学校读MPA。女孩巨聪明,刚进来是省 三好钦定班长,一年后把名头扔了过着散淡日子,GRE随便准备两个月考了差不多2300,口号是“我干什么都合适最合适什么都不干”。钱钟书所谓聪明女人不用功学习只巧妙偷懒。就她。

另一个也在外事处效力的招牌美女。跳舞,却没靠特招进北大。身材凹凸有致,皮肤也不太白,眼窝有些陷,颇似拉丁美人,人缘好,说话老是笑笑的。说起英语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ABC,最后去了一个top5读政治学PhD。那会出班刊男生给每个女生写了条评语,她的好象是“她找男朋友之后班上一大批男生枕头都哭湿了”。

我们那会平均身高能有六二以上。最高的体育美女功不可没,游泳,打篮球,北京市第一,豪爽心肠也好,身材更是一流,后来去了中国日报工作。次高的也是面容妩媚,皮肤很白,会画画,有人说象杨贵妃,前日听说已为人妇。

 

下来就是闺秀型美女。大多家境宽裕功课好。有一个心地极好的,秀气,瘦削,纯洁,总穿灰土木色衣服,淡雅芬芳,也去了一个top10读政治学PhD。有一个为人处事成熟而不世故,待人接物如春风拂面,笔记是我班钦定本,后来拿了揸打银行全奖在英国读accounting and finance,结了婚家庭美满开本田每餐四菜一汤。另一个也长得云淡风清如诗如画,打遍天下去了IBM,是个极重情义的女子,有一回我们聊天,说找不到自己爱的人怎么办,我说那就谁都不要了,她说那就谁都随便了。祝她找到真爱。也有本来天下无双桀骜第一的北京姑娘,在香港写字间底层招待我75港币一杯咖啡一脸疲惫而宽容说谁都不容易。当年东北某省状元天生会多门外语一双美腿生命在于奋斗和跳槽不息。还有一个东北姑娘,江浙气质,五官精致而艳丽,身材修长,后来经济学双学位全校排名第一保送CCER读研。

还有些小精灵美女,有一个长得象梁咏琪。被一个男孩很真诚地追了四年她就是不想恋爱。最后那男孩散伙饭时说祝福大家,包括我曾经喜欢的***,我现在仍然喜欢她。那句话让大家笑出了泪。还有一个小精灵型自己织毛衣做蛋清面膜每天7点起床锻炼中午1点睡觉,冬天糊窗户夏天擦窗户都是她。中科院一个痴情人默默跟着她上了八个自习全无效果。两个小精灵是好朋友,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一起租房子过得象小两口一样甜蜜,仍然不找男朋友活得自得其乐。

追忆似水流年却写成人物生平。什么会四门外语耶鲁状元东京使馆实在面目可憎乏善可陈。三言两语说不清美女怎么在方便面煮好的时候欢呼然后欢抢然后横七竖八碗也不刷。美女在半夜爬到我床上逼着我听巴赫,“听吧,象是星星织成的网”。美女在暑假实习时一家一家医院跑,推销纸尿裤看人白眼在公共汽车上冷水白面包。美女在BP天天复印端水碰到鬼子问自己身边帅哥是否自己先生时流利地回答“one of the candidates”。美女被某些教师调戏时相赠一封《陌上桑》。美女拿着电蚊拍念念有词道早死早投胎。美女为了一篇庚子赔款的论文三次骑车去清华还混进图书馆考察。美女大讲黄色笑话然后说会咬的狗不叫。美女收血书情书面不改色不爱就不从。美女收到矫情的鲜花就插到楼外空地里。美女被报社点中说我再给你们推荐个好的然后和男朋友双飞羊城。美女早上敲着饭盆说爱情不如包子实在半年后把老公F2到美利坚。后来国政女生99年时85人中占了70人从此国政文理兼收。记得那一级有个小女孩去我们社团应聘某要求形象的位子时被拒绝,她哭着说自己好差好差我把她拉到房间里同病相怜信心不足底气十足地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也会是美女。

国政美女。何从追忆。那些诱惑那些堕落那些成长那些升华那些无奈那些叹息。那些鲜花一样的脸。气息。灵魂。

再后来偶然有一天回到了湖边塔下,老的美女已经离去,新的美女正在成长。大一小女生灰灰土土还没打磨光鲜的样子面带恐惧问我哪是南哪是北,那是当年我们自己。在所有的日子里当被问起国政美女的典故时我只能面有歉意解释对不起我是特例。直到那一天听见两个鬼子在背后说“see the lady”,那一天路人打量我的眼光似乎有些怪异。那一天我混在图书馆,听见对面女孩交头接耳道:“美女”。我偷笑,毛虫麻雀蝴蝶凤凰本是一家人,只要坚持住你就会成为国政美女。

%d 位部落客按了讚: